栏目:
------------------不定时更新制------------------
标签

农民女好淫荡

2019-11-15
我和老婆新婚不久,老婆大学毕业后当了个中学教员,我大学毕业后在一个公司当业务主管,但是我们和岳母的关系不是很好。她家是城郊农民,有两栋楼可以收房租,还种了些菜来卖,家里人都在村办企业里上班,还有红利分,所以收入不错。我们家是城市居民家庭,前几年因为做点生意亏了钱,积蓄不多。因此,世道变了。农民开始嫌弃起市民来了。这是改革开放的一个副产品。很多村子里的农民由于城市征地补偿,也分了不少钱。有一些家庭更不让小孩出外读大学(户口要转出去,没钱分),农民都娶农民,农民都嫁农民,本村的搞不定,就搞远点的,反正要农民。很多的本地农家的女孩子都嫁不出了。(高不成,底不就)到了最后,本来素质就不高,生出来的小孩的就更差了。很多年轻人都无所事事,吃喝嫖赌毒荡,无所不为。所以,我们的婚姻遭到很大的波折是正常的一件事情。但出呼他们意料外,我的太太非我不嫁,历经各种困难还是和我在一起。(这些过程容后再述)婚后,我们买了套房子,她教书来,我上班,小日子倒也过得和和美美。由于,我们住得比较近,有时也回去看看他们。可每次都扫兴而回,每次都冷嘲热讽,令我们都不开心。我一直想找个机会解决这个问题,搞好一下关系。我们作了很多努力:过节给钱,买东西回去啊,吃饭都争着买单,回去多一点。慢慢地,她家的大部分人都没什么问题了。但有一天,我们再回去的时候,岳母又旧病复发了,当着我的面奚落我太太。我老婆很不高兴和她发生了口角。但我却很冷静,为了家我知道要根本解决这个问题了。我第一次仔细地观察我的岳母,我发现这个女人毅力真强,挺可爱的,挺搞笑的。虽然她骂人的话不堪入耳。我心里暗暗发笑,会不会失调了呢?其实,以前我很讨厌她的,今天真的很奇怪?我反而有点同情,可怜她了。前文书接上一回上回说到,岳母在奚落我们。我没发脾气,反而有点可怜她,看来我们还是关心得不够,是我们作后辈照顾得不周到。好,我们把画面定格下来。先说岳母的情况,她今年48岁,正值如狮之年。但不幸的是,我的泰山在一次“猎艳行动”当中,由于不注意,没穿雨衣,中了弹,引发了旧患,可能引至不能人道。(唉,真惨,奉劝各位” 猎艳” 时一定要穿避弹衣,不然祸害无穷啊!)想到这里,我望了望这个可怜的女人:她中等身材,留了一个短发蓬松,眼角有点鱼尾纹,牙齿挺白,有点哨牙是个标准农妇模样。整个身材干净利落,臀部,胸部,手臂,大腿看来都很结实结实,古铜色皮肤,一双大脚都起了老茧,可以参加轻量级的健美比赛了。(建议一些美眉要健美,我可以免费提供一些田地种种)。她也有难处,找我们出出气也应该的。我对她以前那些种种不是也烟消云散了。我这个晚辈怎样帮她呢?我问我的太太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,她也去找了好多医生问了。也没有什么办法。有一天,我的好朋友兼客户大头成找我吃饭。他是农村来我们这里打工的,开始学修车,几年后也打开一片天空,开了几个店舖。因为他的朋友都是一些五大三粗的人,我这样的很少,他觉得我很好,一直都很谈得来,婚前我们哥两都曾一起风花雪月,他有多少个女友我都知道,后来我们都成家了,他也有了小孩,过去我们的快乐时光也不再了。席间“兄弟,最近有何烦心的事啊,看你这样子”他拍着我的肩说。“说了你也帮不了,说来干嘛!”“你不说我咋知道,咋帮你”他用沙煲大的拳头捶了我一下。我把事情告诉了他。大头成是个爽快人“你的事就是我兄弟的事,这个忙我帮定了。干杯。”我们如此这般地计划了一
本页网址
标签
口味推荐
看视频